泫泣

想扩列QVQ

Q:3057171564

还想找cp

中二的初一女生

写的都是垃圾文,自己都嫌弃

是个极度金吹

基本是all主角党

疯狂all金

不杂食谢谢

感谢你看到这里
QUQ

废话

现在杭州热炸了我这条咸鱼怕是要坏……

再给大家讲一个悲伤的故事

如题

但可能不悲伤

我爸和我讲的

很多小伙伴可能都听说过



以前有个男生,喜欢上了一个女生,但人家把他当兄第

到这儿都很正常,追不上嗨…


然后就不正常了

那男的想了一个办法,他给她买了好多零食,一个月后终于把自己暗恋对像从白天鹅硬生生转化成了……大白鹅

然后女生就没人要了


当她一个人哭得特伤心时,那男的跟她表白了,女孩的状态就是:我这么胖你居然还喜欢我真是太感动了

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


可以可以很厉害


我觉得可以写一篇文

一个超烂的repo

今天又重看了一次十三老师的《没人疼没人爱我是地里的一棵小白菜》


回想第一次看文时:哇噻这题目真长(作为萌新时第一次看到这么有爱的题目真带劲)然后心情大好地点开,从此掉入坑中至今未出。



刚看时:欸啥情况小天使你……???

等更新中:疯狂YY,啊…他们真好……

看到21章:金!金!你没事吧?别吓我啊!螺丝!怼他!众攻,起来啊媳妇都快没了啊啊啊啊啊!(在发疯的边缘疯狂试探)


其实我看到后面才顿悟:其实关于背景的线索和伏笔在第一章就出现了!!!这暗线埋得……妙啊!从这里我终于明白,十三她,在写一篇超级精妙的大型文章啊!和我们这些没逻辑的文跟本不在一个档次!比起人物外貌明显更侧剧情和性格特点,把人物很立体地呈现给读者。文里也设了很多悬疑,金一觉醒来三观都被重塑了,我表示一脸状况外;金身体变得超级强而他自己也不清楚咋了;黑金的第一出场,让我诡异得仿佛在看毕加索的画。大家看时都心如止水般冷静分析,只有我,心如洪水……十三老师三次大概有些忙?但我,永远在lofter等她!!!谢谢观看。

 @十三顽婴 

给大家讲一个悲伤的故事

如题

我小学对我一青梅竹马好感度爆棚(是的,小学)

父母是熟人经常约着出去玩,我们就相约图书馆(我小学真是个三好学生,他每次都答应得特爽快,所以每次我都在YY他是不是对我也有感觉啥的,然后有一次,他特神秘的跟我说他喜欢上一个人

哇靠把我高兴的,都不知道哪来的神秘自信……

然后他特娇羞地跟我报了我闺蜜名字

我:??!!

然后还说是把我当兄弟才告诉我的

去你丫的,谁要当你兄弟

忽然体会了瑞哥的辛酸

靠…

27考试,等我肥奶(拉倒吧没人理你)!有几个脑洞,写在小本本上,暑假码出来!虽然没几个人看就是了哈哈哈哈哈!(笑毛)

我发现,我的文只有在电脑上码才勉强看得过去?其他时候…辣眼辣眼…

【all金】华灯初下【2】

幼儿园文笔

OOC预警

文渣暴风式哭泣

想要小心心小蓝手

不会写打架的我流下了绝望的泪水

☆剧情改动

害羞

 

 

 

“啊......麻烦了呢~”

黑发的女人嬉笑着摁了几下侦测仪

“我们附近有好几个恶魔群咧,实力还不俗~”

 

 

“啧,”金发的王结束了闭目养神,张开了鎏金色的瞳,“一群虫子罢了,解决掉不就好了。”

说着就抄起一旁的棍子,正欲打开车门,一旁的紫堂幻连忙扯住了他:“不行!我们这次的主要目的是幸存者,没有带多少弹药和武器,和这么多恶魔硬碰硬绝对会吃亏!”

 

 

金眯了眯眼

刻意压低了声音,看来附近的恶魔还真不少么......

他把手伸进口袋,一下一下地抚摸着口袋里的金色徽章,棱角已经被磨平了,但光泽却从未褪去。

 

姐姐......

 

 

 

“呃......金......是吧?”凯莉干脆关了发动机,倚在方向盘上,转身饶有趣味地注视着他,“说实话,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在【重灾区】活下来的?”

 

 

金茫然的看着她

 

重灾区?

 

 

 

“噗嗤~”凯莉弹了弹他的额头,“你居然不知道?你那片地方,可是今年受灾最严重的呢~”

 

 

诶?

 

 

“所以啊,你到底是靠什么活了三个月?”凯莉忽然凑近他的脸,金吓得连连后退,却瞥见凯莉原来坐的位置已经被烧毁。

 

“啊......是个会用火的家伙啊,还算有点脑子。”凯莉打量着车前那只丑陋不堪的恶魔,“呦,还是一只?太丑了被丢掉了?”

 

这句话好像激怒了恶魔,它嘶吼着朝越野车冲过来,紫堂带着金撤到一边,留下嘉德罗斯和凯莉两个主要战力。

 

 

凯莉嗤笑了一声,将枪管瞄准它的脑袋:“不过是只畜牲,还想跟本小姐叫板?”

下一秒,她便毫不犹豫地开了枪。

 

 

“!居然,没事?”

凯莉蹩起了眉毛。

这次的家伙有点难办啊......

 

 

“咯拉咯拉......”

身边传来齿轮转动的声音,凯莉条件反射的回头,看见嘉德罗斯正在运行手中的大罗神通棍。

大罗神通棍是狩猎团特别给嘉德罗斯定制的,里面是极其完备的机械装置,可以随意变化成各种枪械。

 

“砰!”

 

许是嘉德罗斯的攻击对它造成了一定的损伤,它的眼睛开始充血,脾气也变得暴躁起来。

是【狂化】啊......

也只有嘉德罗斯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一只恶魔狂化了。

一旁的紫堂幻不禁感叹起造物主的不公。

 

 

“!”

恶魔忽然快速地冲嘉德罗斯袭来,大有拼个鱼死网破的气势。

饶是嘉德罗斯也愣住了,一般的恶魔好歹还懂得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的道理,但这种亡命之徒......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

 

在嘉德罗斯发愣的瞬间,恶魔已经快冲至他的面前,不行,太快了,恐怕躲不开!

嘉德罗斯攥紧大罗神通棍,想来一次绝地反击,但一旁的男孩比他更快,他把匕首直直刺入恶魔的胸口。

 

 

“嗷——”

恶魔发出了最后的长鸣。

 

 

“......还有点实力嘛,渣渣。”嘉德罗斯抹抹脸,这家伙的实力,确实需要重新审视。

 

“!”金在听见那个嘲讽的外号后鼓起了脸颊,一副气哼哼的样子。

好软。嘉德罗斯收回手时自己都愣住了,自己以前都不会主动碰别人的,啧......

 

 

金本来想戳回去的,但在看到嘉德罗斯越来越不对劲的脸色后,收回了罪恶的手指,拍了拍他,比了一个询问的手势。

 

 

“那家伙的血......带毒。”紫堂幻认真检查了嘉德罗斯手臂上溅上的血液,“现在只能简单消毒,回到基地后才可以治疗。”

 

紫堂幻给嘉德罗斯做了包扎后,嘉德罗斯倚在树下,闭上了眼睛。

金凑近看了看他。

嘿,不得不说,这自大狂长得也挺好看的嘛,睡着了面部表情也柔和了许多,还有包子脸嘿嘿嘿,金刚想伸手戳一戳,嘉德罗斯就攥住了他的手腕;“你干嘛?”

 

 

“!”被发现了的金有些心虚的挠挠脸,拼命摇头。

“......”心虚的样子,意外有些可爱?

心情莫名有些烦躁。

 

 

不远处看穿一切的凯莉:诶呦嘉德罗斯这家伙也会有情开初窦的时候?


ww好想知道那些未出场的姑娘的设定,小南瓜啊,菱啊,桃瑞斯,安吉拉什么的,配色直戳我心啊

想要蛋糕以及不知道为什么就其想笑

正经ky-跃空一–长弧中备考:

我也想要小蛋糕……


风零:

…:

敲喜欢卡卡の爱:

不行,卡卡太可怜了啊啊

优优优乐美奶昔:

#求k##转发献出你的一份爱心#
下面这个身着红配绿衣裳的男孩,他叫卡米尔,今年十五岁。
他身世凄惨,是雷王星皇族的私生子,从小就被欺凌。
后来跟着大哥成为宇宙海盗。
明明年龄最小,却成为团队里必须不停操心的妈。
参加凹凸大赛后,
被自己最最信任和喜欢的大哥先后
抢走了棒棒糖
抢走了蛋糕
挡住了镜头
如今竟然被大哥牵着围巾遛
却不能说一个不字,只能默默忍受。
他被佩利当萝卜拔,
被帕洛斯针对,
被太子针对,
被艾比和埃米针对,
还惨遭某骑士砍手,
他又做错了什么,他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天才啊
这样可怜的孩子
我们为了他,建立了卡米尔保护协会
每一次转发,就会有一个雷狮为他送上一个小蛋糕
动动你的手指,献出一份爱心,帮助这位可怜的孩子吧
如果你没有良心,你可以当做没有看见

【all金】我家浴缸的二三事【3】

魔物梗

原著向

文渣的暴风雨式哭泣

Oocoocoocooc

 

 

 

 

整洁的浴室内

水雾缭绕

蒸汽升腾

但,

这会是个文艺的故事吗?

 

“你也挺能干啊,找到这么好的地方。”

 

 

 

“格瑞?”准备去给格瑞端牛奶面包时听到了陌生男人的声音的金有点懵。

我天?!

 

推开门

 

“你好,我是雷狮。”

不好意思我好像不认识你?

 

 

 

“我为什么在这?”

雷狮随手拿起面包,

“我们可是半个世纪以上的冤家。

呵,虚伪。”

 

 

 

“不不不不不好意思我梳理了一下所以你......是章鱼吗?”

【一脸懵逼·金限定.JPG】

 

“所以,你就是金吗?”

 

 

“欸格瑞,没想到你有一天居然会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孩子捡到(重读)哈哈哈哈哈哈哈!”雷狮疯狂的拍着浴缸壁,“所以,金是吧?以后就要好好相处了?”

 

雷狮的手掌拍着拍着拍到了......浴室电视.....

 

敲里妈那个很贵的!!!!!!!!金在咆哮,钱包在呻吟。

 

“等等等等别哭啊我会修的!”老雷开始挥动触手拼装电视。

 

“唔哦哦哦哦哦哦好厉害!!!!”

“这家伙唯一的优点就是手巧了。”

“等等格瑞你给我解释一下唯一是什么意思?!”

 

 

 

 

“雷狮,你是认真的吗?”

“任何事都要讲究先来后到啊格瑞。”

 

 

“我警告你把那杯牛奶放下!”

 

 

 

 

 

闹腾了一天

金表示:雷狮来了之后我忽然发现以前的格瑞要多好有多好!

 

 

“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走?”金围着浴巾,小心翼翼的说。

“?小鬼你是在赶我走吗?”

“啊啊,也不是啦,只是房子里住着两个下半身随时会暴走的大男人感觉有点......危险?”

金套上卫衣。

“格瑞就可以吗?”雷狮用一种正主怀孕期间有妖妃趁机上位的腔调哭诉。

可以的老雷,卖惨我只服你。

“不不不不是啦!就是那个...呃......”

好的金信了。

 

 

“但是啊......我绝不会这么轻易走的。”

触手不怀好意的伸向金。

被鱼尾打掉。

雷狮:淦

“啧啧啧不过是想做个全身按摩嘛。”

“哦哦是吗谢谢,不过我很怕痒的。”

天真的金立刻接受了这个设定。

 

 

 

 

“我不喜欢雷狮,”格瑞抚摸着鱼尾上的鱼鳞,“你是我第一个接触到的人,他见到你了,我就不是你唯一接触到的了。”

金:忽然脸红。

“如果格瑞这么想的话我也很开心啦,我们是朋友嘛!”

格瑞:淦

 

 

 

 

 

剧场:

“嘿格瑞,小鬼呢?”

“你怎么又来了?”

“洗衣服。”

 

雷狮忽然钻进洗衣机,目光炯炯。

 

“我记得章鱼......喜欢阴暗狭窄的地方?”

依旧短小